第二百三十三章 魔像(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哈哈哈哈,这家伙当真滑头得紧。看来我们还真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仁爱之剑仰天长笑,对于这位不知道躲在哪里的现任军团长鄙视至极。但唐切奇伯爵这一番话的目的至少还是达到了,下面那钢铁化了的阿莫斯伯爵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们上空这三人的身上。

    “杀了他们。”钢铁魔像的嘴唇张合,吐出几个满是寒意的音节。同时他启用了一个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定序法术“时间静止”。

    身为南方军团的前军团长,阿莫斯伯爵本身的奥术造诣当然是顶尖的,作为一个帝国时代的军人,他的准备和危机意识同样顶尖。即便是仓促间被军团委员会剥夺了权力,但他也早准备得有足够的后手,这个元素魔像不算,其他的奥术装备和卷轴同样不缺,否则他也不会如此自信地和魔像一起站出来面对整个军团的武力。

    九环奥术被高等定序术激发的瞬间,他自身的思维就进入了一种超加速状态中,而同时一同进入的还有不远处的元素魔像。时空的高纬叠加振动会引起共鸣,同样作为高维时空造物的魔像,还有元素虚影化和魔像共存的罗瓦大师当然也一同被载入了这个加速的扭曲维度中。

    和普通存在在这扭曲时间中难以行动不一样,元素魔像即便是一直被力场粉碎手挤压,但也并不妨碍他在这彻底凝固的空气中做出动作来。魔像的头颅缓缓地抬起,扇状的五彩流光在凝固的时间中如同一道烟雾一样朝上空蔓延而去。

    但是当视线转移到上空那三个西方人身上时,阿莫斯伯爵却一时间惊愕莫名,那个乘坐在力场大手上的西方人双手分持的东西上,正有两股极为浓郁的元素波动在散发,然后用极为奇怪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什么意思?这是正在发生运转的西方法术,还是这个西方人也能被高维扭曲时间共振?一时间阿莫斯伯爵震惊不已,毕竟在他超过百年的奥术生命中都没用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扭曲的时间维度中,原本只有如烟雾一般朝上升腾而起的彩色光芒是唯一的动静,但很快地,那个西方人双手中的元素波动结合成一股怪异的水流,也在这应该完全凝固的时间中流动,然后慢慢地泼洒下来。

    这绝不可能是普通的物质,而是如元素极限魔像一样纯粹的元素,但这些元素又被什么所驱动呢?

    短短的疑惑之后,阿莫斯伯爵并没用浪费这九环奥术带来的短短扭曲时间,他再度激活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九环奥术,两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身体从他的身体中分化出来。

    这并不是幻象之类的简单东西,两个分化出来的身体都有着独立的精神,能勾连魔网施展法术,然后这两个分化出来的钢铁身躯迅速变形,一个成为了章鱼头的人型怪物,一个成为了纯粹由闪电光芒构成的雷元素。这两个分化出的身躯身上居然也有着魔像分化出来的虹光护罩,那一个雷元素身躯开始朝天缓缓升起,而那一个章鱼头怪物眼中则开始亮起了诡异的紫光。

    扭曲的时间很快地走到了尽头,然后一切就恢复了,魔像头部喷射而出的七彩光芒一瞬间就占据了上方的大片天空,不过并没用如同阿莫斯伯爵预想的一样将一切全都吞噬,而是被一片混沌的水流遮挡住了。

    这片水流是从风吟秋的双手之间出现的,他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前一只手中托着那一块地形老龙的龙晶,后一只手上则是那个水晶瓶,水晶瓶中纯净浓厚的水元素如一汪清泉一样滚滚而出,流经那只土元素龙晶之后又带上了浑厚凝滞之意,如同一片崩塌流淌的大地,又好像是一片厚重凝实到了极点的海洋,在时间开始流动的那一瞬间就从高处铺天盖地地倾泻而下。本该消融一切的七彩虹光面对这片混沌水流的时候居然也被悄无声息地压了下来,然后这片混沌的海潮就这样席卷而下,将原本正要朝上冲去的元素魔像也裹挟在其中。

    一同被裹挟在其中的还有下方的那六只巨型魔怪,这些强大的异界生物在这片瞬间出现的混沌洋流之前都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被淹没了,这些异界生物不约而同地都开始猛力挣扎,但他们的躯体在接触到这混沌水流的瞬间就开始了崩解融化,然后又在水流的冲击下莫名其妙地重新组合,像是稀烂的软泥在淘气的小孩手中一样随意变形。那个曾承受了仁爱之剑一拳都还没事的怪异蟾蜍在这混沌水流中也不能幸免,几个眨眼之后那本来就怪异的形体在水流的冲击之下越发地扭曲怪异,然后和旁边的一个蛇形异怪还有几个建筑残片扭曲融合成了一体,偏偏这两个异怪好像都并没用死去,弯曲的肢体和器官都还在微微动弹。

    在这片混沌水流中唯一能保持形状不变的就只有元素魔像,但是原本飞掠如电光一样的魔像在这片水流中变得异常的迟缓,而起水流旋转奔腾中形成了一个以魔像为中心的漩涡,居然就这样将魔像给困在了其中,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踉踉跄跄地朝外挣扎着行动。

    “这……这……这怎么可能?”这景象完全超出了阿莫斯伯爵的理解,那一双拳头大小的眼珠子都差点掉落下来,原本正在构建的一个九环奥术也因为精神上的巨大冲击而陷入停滞。

    “哈哈哈哈……风兄弟好手段!”仁爱之剑因为时间扭曲而带来的微微一愣之后豁然大笑。

    “我这一手‘地水行师’最多还撑三四息,你们快点……”风吟秋自己脸上却并无得色,嘴角抽动说道。他此刻双眼一片茫然,全部精神都放在了手中的两件事物,还有神魂中的万有真符之内。

    现在这一个法术乃是风吟秋前段时间在安东尼家的外层界域中深思熟虑之后自创,还必须借助外力才能运转发动的杀手锏之一。借用了土元素龙晶和沐沁沂所留的那一瓶天一真水,引动元素疆域中最为本源的元素之力,和完全混沌不可控只能靠根源法则的优先性溶解万物的虹光奥术不一样,他是以五行宗的先天道法为核心,自身神魂运转天地五行,这样完全在操控中的根源元素之力更为灵活多变,相互生克之下衍生出各种不可思议之能。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已经不是法术,而是借助欧罗这方天地法则的元素根源来施行的‘道术’,已经达到上古五行宗那混同五行的绝高层次。

    尽管这段时间已经搜罗了不少奥术卷轴,万有真符已经扩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但是风吟秋要施展这种远超他本身修为所能掌控的道术,还是异常吃力。因为这种道术尽管借助了欧罗本土法则,但本质已经是神州道法,已经不能借助魔网运转。他现在全力喷洒五行灭绝神光也可以维持至少数十秒的时间,运转这一道‘地水行师’却最多撑上十秒。

    不过这一道法术的威能确实也极大,那连南方军团想尽了办法都无法抑制半分的元素极限魔像,此刻居然就被完全控制在了这混沌水流之中,行动迟缓不说,好像连身上那五彩光芒都开始凝滞起来。

    而也不用风吟秋开口提醒,仁爱之剑和刘玄逸又如何抓不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仁爱之剑在空中缓缓摆出拳架,而刘玄应则在看清了风吟秋这一道法术牵制住了魔像之后,立刻便化作一道星光疾驰而来。

    刘玄应的这一击看似速度并不如元素魔像那如同瞬移一般快速,但在他全力运转的九天星罡之下距离和时间似乎都缩短了,只是眨眼之间他就跨过百米的距离而至一掌,印向了那一个钢铁魔像形态的阿莫斯伯爵。

    在刘玄应旋绕星光的一掌之下,七彩的虹光护罩如同水泡一样一触即溃,然后后面的身躯也陡然一震,然后就烟消云散了。

    不过刘玄应却是惊咦一声,因为这一掌击中的并不是那个钢铁魔像形态的阿莫斯伯爵,而是另外一个浑身由电光构成的雷元素形态的身躯。这一个雷元素其实已经飞到空中,绕过了那一道混沌水流要对风吟秋发起攻击,但就在刘玄应这一掌印下之际却是瞬间闪烁了一下,和钢铁魔像的阿莫斯伯爵交换了位置。

    于是这一个雷元素形态的阿莫斯伯爵就被刘玄应蕴含九天星罡的一掌生生拍散,而钢铁魔像形态的阿莫斯伯爵却是直直地掉落向下方那混沌的水流中去。

    半空中的阿莫斯伯爵没有惧怕也没有挣扎,这两个分离出来的身躯虽然意识独立却也相连,早在那个西方人化作一道怪异的星光朝这里掠来的时候,他帝国时代就恒定的‘致命攻击预知’这个奥术就让他意识到了这绝对是超乎他想象的一击。所以他立刻让雷元素的分身和自己交换了位置,这是雷元素长老的特有能力。

    而那个雷元素长老分身居然被这看似简单可笑的肉体攻击一下从奥术结构上彻底击溃,阿莫斯伯爵更加确定了这三个西方人的危险性,从最开始那个西方人居然阻挡住了元素魔像的突袭,他就判断出了这三个西方人是现在唯一能威胁到自己和元素魔像的存在。原本他还想着用言语拖延一下,等掌控了军团将魔像彻底完成之后再来对付他们,可惜被唐切奇一说,他才明白双方其实早就没用了妥协的余地。

    不过这并不要紧,他依然对自己,对元素魔像有着绝对的自信。扭曲的时间中他构筑的奥术这时候已经完成,他张开金属的双唇,对着上方不远处的那个西方人低喝一声:“死!”

    只是声音当然不能让人死,但这并不是声音,而是九环奥术‘律令死亡’。这是因果序奥术的一个支流,以因果序去撬动相关的概念性法则,无论是目标有任何的防护性措施只要处于这个世界中那就绝不可能避免受到影响。这个奥术在帝国时代的所有城市中,都被列为禁止运用的首选目标,因为即便是一个有九环防护性法术的大法师,也无法抵抗这种来自于因果序的消抹。

    但是让阿莫斯伯爵吃惊的情况再次发生了,上方的那个西方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依然是双眼淡然目视着下方的混沌水流,双手之间依然有似乎无穷无尽的元素波动蔓延开来。

    失算了。看来这个西方人赫然是一个类似高阶神职者那样的存在,只有和高维概念聚合体有深度联系的人才能从因果序上无视存在性的抹杀。阿莫斯伯爵瞬间明白了过来,不过这个九环奥术的失效也并非就是绝境。这时候,他那另一个章鱼头怪物模样的分身眼中的紫色光芒猛然炸裂开来,一阵无声无形的巨大咆哮轰然在精神的世界中炸响。

    这是一个席卷过数里之外的精神咆哮,夺心魔长老这种专精于精神异能的高阶怪物,除了面对魔像和元素无能为力之外,只要是有精神存在的生物面前,都是犹如天敌一般的强大和危险。这一个倾注了全力的精神怒吼,足以在范围之内让所有的普通生命全都成为没有意识的活肉块,即便有奥术防护的大法师或者是其他精神足够强韧的强者,也会有短暂的失神和震慑。

    首先中招的居然是躲在最远处的阿德勒法师,他似乎正在努力构建一个八环奥术来支援这里,但是这边用九环奥术‘时间停止’带来的超速战斗节奏显然已经远超过了他的动作,他的这一个八环奥术还没完成,就遭受到了这一记强烈的心灵冲击,显然他所配备的心灵防护并不足以抵抗这种程度的攻击,直接就一头栽倒从天上掉落了下来。

    双眼茫然的风吟秋也是全身一震,鼻端流下了两道殷红的鲜血。虽然有了足够的准备时间,他早给自己用上了所有能用上的精神防护手段,但是这一下发自夺心魔长老的精神咆哮实在太过强横,几乎站在了直接精神攻击的巅峰,摧垮了他身上所有的精神防护奥术之后还是给了他脑海重重一击。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直奔涌旋转不停的混沌水流漩涡也停止了下来,原本被困在其中踉踉跄跄难以行动的元素魔像猛然加速,就要挣脱这片混沌水流的束缚。

    但这时候仁爱之剑出拳了。

    他无法感知被扭曲时间中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在意刘玄应是不是救下了那个大脸徒弟,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那个元素极限魔像。他摆出的拳架蓄力,凝神,夺心魔长老的心灵咆哮对他而言好像就是一阵拂面的清风而已,直至此时他的气势已经涨到最高峰,于是出拳。

    咚的一下闷响,原本即将就要挣脱这片混沌水流的元素魔像停滞在了原处,虽然整体形状好像并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魔像身上那旋绕的七彩光芒陡然开始失控一般地疯狂闪现,随后呈现出一个扭曲的人型在上面挣扎呼号,勉强能看出这个人型干瘦而有一双大眼,正是之前虚化后进入魔像中的罗瓦大师。这个罗瓦大师的元素影像挣扎呼号了短短的一秒时间,就彻底迸散消失了,随即元素魔像身上的流转的光芒开始变得迟缓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上空风吟秋眼中的精光暴涨。虽然刚才承受的精神攻击的威力绝大,但是有之前附加奥术的心灵障壁缓冲,关键是他此刻施展‘地水行师’,精神融入这先天道法之中,已经算有所依仗的半步先天,只是感觉脑海中短暂的一阵混沌。而这时候随着他的清醒,下方原本停滞的混沌水流又开始旋转激荡,再度把元素魔像裹入其中。

    这一次被裹入的元素魔像非但没有再挣扎,连身周流转的光芒也好像在被混沌水流的冲击下开始被同化,那些代表了四大元素的色彩逐渐在朝着混沌水流的灰色转化而去。

    就这不过是两秒左右的时间之内,下落中的阿莫斯伯爵就遭受到了这百多年岁月中第二大的精神冲击——第一自然是知晓浮空城陨落,帝国崩灭的时候。但和当年极度的震怒,失落,迷茫后又开始泛起希望和野心不一样,他此刻的内心中除了惊怒震恐之外再无其他。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三个莫名其妙的西方人为何能有如此强大,如此诡异的能力,这本应该无敌的元素魔像居然在他们手中连连受挫,连位于其中操控的罗瓦大师都死得这样不明不白,那可是一位能施展九环奥术,同样是从帝国时代一直延存至今的顶尖大法师啊。

    不,这只是因为元素魔像的操控形态反而限制了他的奥术能力,并非是完全的操控权限,魔像的完成度也不够,这才让这位战斗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大法师死得这样憋屈。阿莫斯伯爵心中瞬间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他也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现在的情况下所能留给他的选择已经不多了。

    地上那边,刘玄应已经一掌将夺心魔长老的分身给拍得烟消云散。虽然他的距离最近,但这种精神上的冲击再是强大,对全力运转玄功的他而言最多只是刺耳的一声噪响,反手就将这个分身给拍散,这时候转头又朝着半空中的阿莫斯伯爵冲来。

    “启动最终掌控权限。”再不容他有任何的迟疑,阿莫斯伯爵用精神启动了魔像核心中设定的那一个并没有完全完成的机制,整个身体连同一直抓在手中的那块水晶一起化作一道流光投入了元素魔像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武破九荒

    最新章节:暂无
    真灵大陆,天骄当世,妖孽争锋,王者长啸可落星辰,皇者翻手可遮苍穹。出身卑微的少年萧叶,得远古传承,从此武极天下,横推万敌,战破九荒,热血澎湃的战斗燃烧九重天。无敌的战场,天才血如海,妖孽骨成山,萧叶步步前行,登临绝巅,一路打到世上无人敢称尊。吾辈武者,当宁折不屈,杀伐决断,快意恩仇,镇杀世间一切敌!

    无敌小贝03-25 连载中

  • 异域神州道

    最新章节:第二百三十三章 魔像(五)
    自寻道向前找自有人间道水和山走了多少数不着天不老保我家乡永远的好看尽尽是青山青山处处雨急风高故园路竟是走不尽长路道人道道神道自求人间道妖与魔都说自已好风起雷暴天地鬼哭神号旧日疆山为什么变成了血海滔滔故园路怎麽是不归路旧日疆山为什么变成了血海滔滔故园路怎麽是不归路问人间到底道在哪里找

    知秋03-26 连载中

  • 遣返者的游戏

    最新章节:第七百零二章.我欲成人(2)
    我叫秦宇,也叫秦煜。你可以说我死了,也可以说我活着,怎么解释呢?上一世的我因为突发的车祸死了,但是我也保留着上一世的所有记忆,重新降临在一个新的世界里,一个被周围的人称之为龙寰的地方,这里就好像书中所描述的古代世界,没有所谓的电子科技,没有所谓的工业文明,......一切都进入了冷兵器的时代,刀与剑的碰撞,权术与鬼谋的结合。日以煜乎昼,月以煜乎夜。我,是遣返者。上一生,我平庸不已,这一世,我不甘平凡。【展开】【收起】

    泓森03-26 连载中